菜单

来南京找工作的3位民工兄弟来到栖霞区迈皋桥派出所,凶手现场自缢

2020年1月22日 - top

邓祖梅的子女也反对母亲与秦文林来往,并为此曾与秦文林发生争吵。无奈之下,邓祖梅想尽快结束与秦文林的关系。她对秦文林说,要出去打工,和别人结婚,再也不回来了。

在派出所里,值班民警曹警官了解到情况后,通过钱包里的相关证件,再通过警务平台联系上了失主家人,找到了失主王先生。王先生当时还不知道自己的钱包掉了,一检查发现果然丢了钱包,再一回想,估计是自己上车时的“习惯动作”——把包随手往车门边的储物格放时不小心滑落在车门外了。曹警官让3位民工兄弟在派出所等一下失主,由他们亲手把包交给失主。

行凶后回屋反锁大门悬梁自尽

得知捡到他钱包的是几位民工兄弟,而当下他们还在南京寻找一份工作时,这位姓王的失主激动地说:“太巧了,我是南京一个工地的包工头,眼下手头有活,正准备找帮手,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来我工地上班吧,我要找的就是有好人品的工人,至于待遇方面,工地是不会亏待你们这样品德高尚的人的。”最后,3位民工兄弟欣然接受了这位王先生的邀请,民工兄弟田先生笑着说:“真想不到我们捡个钱包等于捡来了一份工作。

通过现场痕迹和尸检结论,侦查员还原了发案过程。

3人在南京迈皋桥派出所等失主。颜先生供图

9月24日,榔坪镇茶园村二组的杨德山感到奇怪:邻居秦文林出门几天了,说是出去打工,还请他帮忙将同组村民邓祖梅家的猪喂一下,可连日来,却没见到邓祖梅家的任何人露面。这两家人到底都到哪里去了?这忙帮到什么时候才到头?

这时,其他2位民工也赶了上来,大家在地上把东西捡起来一看,果然是个钱包。打开一看,里面有数百元现金、银行卡、欠条、证件等东西。3位民工一起商量:“失主发现自己的钱包丢了,肯定很着急,我们仔细找找包里有没有电话号码,联系他一下。”其中一个民工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景,但他们找了一圈发现,包里除了现金、卡、欠条和证件等物品外,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联系上失主的电话号码。于是他们只好把捡来的钱包交到了离他们租住的兴卫村屋子比较近的迈皋桥派出所。

秦文林的妻子吴争春(化名)发现丈夫出轨后痛苦万分,她和秦文林虽然没有生养,但夫妻感情尚可。秦文林和邓祖梅勾搭成奸之后,吴争春一气之下离婚,离开了山村,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前天晚上10点多,来南京找工作的3位民工兄弟来到栖霞区迈皋桥派出所,把他们刚在路上拣到的一个钱包交给了值班民警。民警通过钱包里的相关证件找到了失主。失主王先生是位包工头,兼带开货车帮人送货,他被这3位民工拾金不昧的行为感动,听说他们是在去安德门劳务市场找工作回来的路上捡到自己丢失的钱包,当下就决定聘请这3位民工在他所在工地干活,并说:“我要找的就是有好人品的人。”

秦文林为什么会死在这里?墙上的字迹是他留下的吗?他和邓家有什么深仇大恨,要将邓家灭门后再上吊自尽?

里面找不到失主电话3人将钱包交到了派出所

近年来,宜昌市深入推进网格化管理模式,长阳县长期以来推行农村矛盾纠纷排查调处机制,也取得了显著成绩,该县偏僻山乡因民间纠纷多发的凶杀案已经大幅降低。

安德门劳务市场办公室主任袁亮告诉记者,如今劳务市场找工招工,看重“人品”的单位比原先增加不少,在同等条件下,人品比技能“更为值钱更受用”。袁主任称,过去招工,用人单位一看年龄,二看健康程度,三看技能;而找工的主要看重“待遇”和“活累不累”,其中年龄是一道“坎”,如果是50岁左右的找工者,光凭自己在劳务市场外围转悠找工作,没有劳务市场专业人士的推荐,一般很难找到合适的单位聘用他们。而现在不同了,越来越多有经验的用人单位在同等条件下更加注重打工者的人品,从而避免“钻空诈工”。像上述3位民工兄弟这样,身处找工失业逆境而不放弃,身边掉下钱包却不动心,当晚就将钱包送交民警,这样的举动,不仅让失主感动,也给很多正在找工的外来务工兄弟传递了一股“正能量”。他们好人有好报,这位失主有良心,也找到了3位好员工,3位民工兄弟在劳务市场附近捡拾钱包因此“捡”到了一份工作,作为劳务市场的“管家婆”,真的替他们高兴,衷心希望他们合作愉快。

据村民们反映,秦文林此前曾与多个女人同居,都没有子女。眼看现任妻子离婚出走,情人也要离自己而去,快60岁的秦文林哀叹,一辈子没有子女最终还要落得鸡飞蛋打一场空,孤零零度过后半生。

劳务市场办公室主任:看重“人品”单位增多人品比技能更“受用”

宜昌市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榔坪镇位于长阳与巴东、秭归三县交界处。

民警找到当包工头的失主失主感动之余聘用了他们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吊死在这里?他和这起惨案有什么关系?

记者了解到,这3位民工兄弟是老乡,年龄都超过40岁,从安徽阜阳一道来南京找工作的。他们到南京后,转悠了10多天找工作,可是找的工作不是待遇低就是活儿干不了,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厅长尚武闻讯从武汉出发,于当天下午赶到宜昌,紧急率领省市两级技术人员,连夜冒雨驱车急赴榔坪,又步行20余里山路,来到案发现场。

事发当天,他们在安德门地铁站附近的劳务市场转悠了好长时间,还是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当晚9点多钟,3人准备乘地铁回到租住的迈皋桥兴卫村休息。当他们快进地铁站时,一辆黑色轿车在他们面前关上车门向前开走,就在这时,3民工中一位姓田的兄弟看到地上有一个钱包,好像是从车里掉出来的,他立马大声呼喊:“喂,师傅,掉东西了!”可是黑色轿车已经开出去10多米远。“我大声喊也没喊住司机,估计当时车窗关着,车里边的人没有听到。”田先生说。

邓、秦二人都曾有安定的家庭。邓祖梅的丈夫去年在一家水电站工地打工时,因塌方事故死亡。此后,56岁的秦文林就和46岁的邓祖梅发生婚外情。

没多久,失主就赶到派出所,当他接过自己丢失的钱包后非常惊喜:“瞧,里面除了现金外,还有欠条、证件,这些东西丢失了很麻烦的,如今失而复得,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丧夫寡居的邓祖梅与已婚男子秦文林一度暗结秦晋,为此秦文林离婚。可当邓祖梅提出分手时,恼羞成怒的秦文林丧失理智,酿出血案。

来宁找工作10多天没找到回家路上捡了个钱包

秦文林曾对外发牢骚:这一切都是因为邓祖梅当初主动勾搭,致使他酿成大错造成这样的后果。“她更不该说我是‘孤老’。我和几个女人在一起过,都没有孩子,这是我命中注定,可是她不该用这个来伤我的心啊!”

3民工来宁找工作,10多天没找着捡一钱包归还,竟“捡”到一份工作

邓祖梅的儿子秦坤平到哪里去了?侦查员扩大搜索范围,发现村里稻场边的草丛有异常碾压的痕迹。民警绕过高坎,从侧面向下张望,发现坎下茂密的玉米地里,赫然躺着一具男尸。经过勘察和辨认,确认遇害者就是秦坤平。

图片 1

案发后,省委常委、宜昌市委书记黄楚平,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曾欣,宜昌市市长李乐成等先后作出指示,要求调集一切资源迅速开展工作,尽快侦破这起惊人惨案。

现场勘查在邓祖梅家中继续进行,令人始料不及的是,警方竟然在其家中发现了第五名死者:邓家一间里屋内有一处上楼的板梯口,惊见两条腿垂吊下来,民警上前查看,确认此人也已经死亡多时。

9月25日上午,秦丽丽赶回老家,打开门,她只觉眼前一黑:只见妈妈、嫂子、侄子都倒在堂屋里,身上赫然有伤口,大片血泊已经凝固。哥哥不知去向……

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物证和村民们的回忆,复原了该案的前因后果——邓祖梅和秦文林曾有一段婚外孽缘。

9月21日下午,秦文林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邓祖梅家,恰好此时邓祖梅的儿子秦坤平不在家。秦文林在和邓家人寒暄过程中,突然用利刃刺向邓祖梅及其儿媳和其年仅一岁半的小孙子。因为猝不及防且被刺中要害,三人均没来得及呼救和挣扎就丧命。

秦文林和杨德山是邻居。杨知道秦文林和邓祖梅的这段事,也知道他俩最近在闹矛盾,但没想到已经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

屋外玉米地里的第四具遗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