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本报报道了地铁老汉小伙互殴的血腥事件,在湘潭市开设无名电游室

2020年1月24日 - top

8000元起家从电游室开始

广州市精神病医院心理科副主任徐文军了解事件后分析称,事发环境人多、拥挤、嘈杂,令人对小事情的包容性下降,容易情绪失控,特别是在有人围观的情况下受到攻击,感到吃亏而自尊心受挫,就更容易被激怒。

自1989年欧建开设第一家电游赌场开始,欧建先后对湘潭市部分城区的赌博电游、地下赌场形成重大影响或非法控制。欧建一方面网罗了一批有暴力犯罪前科的社会青年,同时通过贿赂等手段腐蚀拉拢政府职能部门个别执法人员为其提供庇护。

记:后来你为什么要咬他呢?

黑恶势力垄断当地经济,欺压当地百姓,通过暴力掠夺财富,必须坚决打击。要铲除黑恶势力及其滋生土壤,就要对易发生黑恶势力的地区应采取高压打击态势;设立专门的举报电话,在保障举报人安全的同时积极鼓励群众举报;更为重要的是,执法机构采取有效办法及时铲除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以预防黑恶势力向政府相关职能部门渗透。

如何避免类似的暴力事件发生?徐文军建议性格容易激动的人要有自知之明,在参与人际活动时要反复提醒自己,生气时要通过健康的方式释放情绪,例如叫喊、运动、旅游、跟别人诉说烦恼、把事情经过写下来等。人们看到这种事可对双方做调解,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去把双方隔离开来。(记者伍君仪通讯员伍展虹)

欧建先后安排熊建斌、周四清、谢文亮参与该电游室管理,按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的数额抽取“了难费”,电游室再按所持股份分红。电游室经营期间,欧建抽取“了难费”73万余元,分红7万余元。

广州地铁官方微博前晚7时50分对此事作出回应称,“打架事件已依法作治安案件查处,因两人均为皮外轻微伤,并双方均有调解意愿,地铁警方依法作协议调解处理——文明礼让是平安出行的保障,暴力只会让事情变糟,万事好商量,如遇纠纷,应第一时间寻求工作人员或警方协助。”

开工后,欧建即提出,要冯常胜出运输费方才施工。冯常胜先后找到雨湖区的现代渣土运输有限公司和鼎都物流有限公司施工,两公司均惧于欧建的恶名,不敢到岳塘区来承接业务。冯常胜又找易俗河的晨光渣土运输有限公司施工。该公司进场施工一天后,冯常胜原来承包给庞龙公司的湖湘林语土方工程就被欧建以停工相威胁。冯常胜迫于无奈,托人找欧建说情。经过多次协商后,冯常胜被迫答应欧建提出的湖湘林语工程中尚未运完的十余万土方涨价每立方米3元的要求,同舟大厦土方工程才得以按原约定的方式履行。

陈:我听到他这样说,当时两个人都是站着的,于是我就拉了他的手一下,他就以为我要打他了,于是就一拳打到了我的鼻梁上,我当场就鼻血直流。

强迫交易成为“土霸王”

地铁上近七旬老伯与28岁男青年为争抢座位而扭打的事件引发网友关注。心理专家称,当人在被围观的情况下吃亏,就很容易动肝火而与人发生冲突,围观的人隔开冲突双方可以有效制止暴力。

至2009年年底,欧建及其公司通过暴力与威胁手段,基本垄断了岳塘中心城区渣土挖运市场,非法获利4472.08万元。

记:就是因为他插队这个原因而打起来吗?

2000年,由闵建湘做担保,欧建向傅新云发放高利贷30万元,约定月息为15%。但是没过多久,傅新云就“跑路”了。欧建找到闵建湘,要求他给出一个解决措施。作为担保人的闵建湘向欧建支付了利息共计49.5万元,拒绝再支付余款。闵建湘的这一举动,惹恼了欧建。

昨天,本报报道了地铁老汉小伙互殴的血腥事件,全城震惊。广州地铁一向在市民中口碑颇佳,此类事件鲜见。但记者昨天追踪采访发现当事双方依然怒气冲天,这种情况令人十分担忧。由于事件发生在公共场所,所以“私了”难以平息市民的不满,为了避免类似事件发生,本报恭请全社会有识之士支招避免公共场所再次重演“全武行”。

2000年至2010年间,欧建等人长期向公司、企业、个人等不特定对象发放高利贷款,非法从事金融业务活动。

记:能还原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据闵建湘说,2002年5月的一天,欧建带领几个“小弟”,携铁棍、砍刀等闯进闵建湘准备结婚用的新房内,威逼他以该套新房作为抵押,并写下一张30万元的借条。2003年9月,欧建以9万元的低价将该房转卖给了万惠君。

陈:怎么会强迫别人让座给我,平时我坐车坐地铁也会正常排队,有位置就坐,没有位置就算了。我只是看不过眼才这样做。

今年44岁的欧建,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生性霸道凶狠,其家庭关系为他日后走上涉黑道路提供了重要的人脉资源。1989年下半年至1991年下半年,欧建投资8000元,在湘潭市开设无名电游室。电游室提供第一代“玛丽”赌博电游机等供他人赌博,赌博电游机的数量最初为4台增至10台。这期间,欧建非法获利48万余元。

前日上午8时左右,在广州地铁4号线车陂南站,一名60多岁的老人与一名20多岁的年轻小伙,因为争先进入车厢而引发了“血案”。昨日,记者分别与两名当事人进行了对话,对于事件的经过,两人说法不一。不过,这件“血案”并非因为此前媒体普遍认为的“让座”问题所引起,而是在上地铁之前,两人就有所争执。

湖南庞龙物流有限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宜华企业(集团)投资公司副总经理——披着多重合法“光亮外衣”,却为非作歹、称霸一方20多年,以欧建为首的湘潭“超级大黑帮”终被覆灭。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对以欧建为首的重大黑恶势力团伙案共71名被告人,进行了一审宣判,欧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寻衅滋事罪等10宗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其有期徒刑20年。

陈:那些都是我的血。他的耳朵也没有缝针。

之后,欧建一发不可收拾。1991年至1997年间,他分别在雨湖区中山路市工人文化宫“天宫电游室”和红月亮电影院一楼的赌博电游室提供赌博机供他人赌博,共盈利90余万元。

陈:不可能因为这样而打架嘛。我上到地铁后,就把老人证给他看。结果他就挑衅我,说:“如果你能打赢我,我就把座位让给你。”是因为他说了这句话,我才觉得生气。

10年间,欧建总计发放高利贷款9535万元,非法获利现金7040.59万元及房产2840万元(当时市值)。

警方人士则表示,事件中两人均对自己不理智的行为深表后悔,更不断向民警求情,希望能原谅他们一时冲动所犯下的错行,两人接受调解。根据《治安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警方进行调解、教育两人后将其释放。

2005年下半年,湖南众一国际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湘铭(另案处理)开发湘潭市二医院房产项目时,欧建向李湘铭支付了300万元门面预付款。项目完工后,欧建以门面太小不适合开酒店为由,要求李湘铭退款。当时李湘铭无钱可退,只好被迫同意将欧建的300万元转为高利贷,并从支付预付款之日算起,约定月息为12%。2007年至2008年期间,欧建又先后向李湘铭发放高利贷共计900万元,并将李湘铭所欠的100万元利息滚入本金,前后总计向李湘铭发放高利贷1300万元。

今年3月29日,美国纽约地铁内一男一女动手动脚打架,结果一名年轻的设计师查尔斯·松德二话不说站在两人之间,还不停往嘴里塞薯片,津津有味地咀嚼着,就让一场大战化于无形。当然,松德的淡定也许是因为他体重达90公斤,还曾是一名摔跤冠军。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