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中共湖南省第十届党代会代表,就广州取消小升初民校考试征求意见

2020年2月14日 - 联系我们
中共湖南省第十届党代会代表,就广州取消小升初民校考试征求意见

图片 1

图片 2

小升初民校考试每年都牵动着广大家长和孩子们的心 羊城晚报记者 陈秋明摄

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

广州明年起将取消小升初民办名校考试?16日下午,羊城晚报记者获悉,广州市教育局召集部分民办学校开会,就广州取消小升初民校考试征求意见。

詹纯新,1955年4月出生,中联重科创始人;博士,研究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第十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十六大、十七大代表,中共湖南省第十届党代会代表。詹纯新现任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000157.SZ)董事长兼CEO、党委书记,中共湖南省第十届委员会委员。中国企业联合会副会长、中国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国工程机械协会副会长。

这场每年近5万人参与的小升初特大“战役”,真能被取消吗?就此,有民校负责人表示,虽然民办学校有招生自主权,但如果教育部门用行政手段来取消民校考试,民办学校也只能服从。16日晚,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只是处于讨论阶段,还没有下定论,将通过各种方式征求民意,不会马上下禁令。

人物档案

取消民校考试或更不公平

1978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航空发动机系

“广州将取消小升初民校考试了!”16日下午,有民办名校的校长向记者透露,他们刚参加了教育局的相关讨论会议。“广州取消民校考试,此举一旦实施,对广州民办初中的发展是一个灾难。”广州一所知名民校有关负责人如是表示。

1980年至1992年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所工程师、高级工程师;

广雅实验学校校长吴广淇认为,如果民办学校取消考试来招生,那么将产生更大的不公平。“如果靠推荐,那么平民百姓的孩子还有机会入读吗?只会更乱。”吴广淇说,考试是无奈之举,但面对每年这么多人报名,考试是相对公平的办法。

1992年至1996年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副院长;长沙高新区中联建设机械产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记者采访发现,对于取消小升初民校考试,家长有不同的看法,对于孩子成绩好的家长,则希望维持考试,因为考试更公平,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但孩子成绩一般的家长就认为,取消考试没什么不妥。“交钱都很难考进去,考那么多试孩子太累了。”

1996年至1999年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长沙高新区中联建设机械产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不过,家长们最担心的是取消民校考试会断了孩子入读名校之路。家住广州梅花村的“小六生”家长梁先生告诉记者,女儿的成绩一直不错,如果按照小升初的正常途径,最理想的学校就是进广铁一中,但他担心派不进去。“广铁一中每年分配到女儿学校的名额不多,电脑派位很可能摇不中。”所以梁先生认为,如果被派到差的公校就亏大了。他还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如果取消考试,民校要招人,看钱?看关系?还是看什么?”

1999年至2001年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长沙中联重工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教育资源不均促发“择校热”

2001年至2005年建设部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长沙中联重工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CEO;

广州小升初的“择校”狂潮,缘于十多年前,广州建设示范性高中,要求初、高中分离,一批初中民校从母体中脱离,并以考试方式招生。这些“名校办的民校”受到了社会的极大欢迎,2003年首批民校招生便引发学生四处赶考。后来,为了减轻学生赶考的压力,教育部门要求民校把考试时间统一,于是便出现了“大小联盟”的联考,但同时还有一些“散户”举办考试。赶考现实仍然一发不可收拾。

2005年至2008年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长沙中联重工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CEO;

民办学校招生越演越烈,猎去的优质生源越来越多,这让公办学校坐不住了,也加入到争夺生源的行列当中,他们选择在民办学校考试前后,通过笔试、面试、推荐、签约、特长生等不同方式提前“掐尖”。2012年,广州市教育局规定“大小联盟”和单考的民校都只能在同一天考试,但仍然改变不了赶考的局面。这两年,随着外国语学校的建立,它们大批提前招生,也彻底激化了公、民学校之间的矛盾。

2008年至今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CEO、党委书记。

“小升初考试就像一场混战!”小升初专家、立尚教育顾问冼德载如是表示。他认为,小学升学竞争之烈,与社会对教育要求不断提高有关。由于民校有两大办学优势:一是没有很强的行政干预:二是通过考试选拔学生,生源有保障,因此造成了报考热。

焦点1取消民校招考是否违法?

其实,这一批每年千军万马去竞争的名校办的民校,多年来之所以能理直气壮地跟公办学校抢生源,除了办学质量不错外,还有《民办教育促进法》为其“撑腰”,赋予其招生自主权,所以无论竞争多么混乱,他们还是能高价揽得优质生源。

“如果政府取消民办学校考试招生,那就违法了。”此前有民办学校负责人大胆表示。但其实这也不完全对,因为根据《义务教育法》要求的就近免试入学原则,小升初是不允许考试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