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但要是遇到飞机上有要员,白发苍苍的陈青在公证处申请撤销公证

2020年2月15日 - 联系我们
但要是遇到飞机上有要员,白发苍苍的陈青在公证处申请撤销公证

原标题:伊春空难究竟有无“要客”的推手?

www.4066.com 1

中国首例指控飞行员重大飞行事故罪一案前天在伊春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齐全军的辩护律师张起淮爆出惊人说法:事发前飞机上有要客,包括部委领导带队的工作组;伊春市的领导也等候在机场迎接。地面上的管制人员虽然提醒天气条件,但并没有让飞机飞走;齐全军也认为地面上的人是希望飞机能降落的,这也是采取强硬着陆的原因之一。

白发苍苍的陈青在公证处申请撤销公证

在法庭上寻找对当事人有利的证据和说法是辩护律师的职责。尽管辩护律师的说法未必都能采信,但这种要员干预规程的事并非没可能。

核心提示
19年前,河南驻马店市,18岁的高连军被两名巡警在路上乱枪射杀,因为他们认为他是在逃嫌疑犯。然而时至今日,当地警方仍无法证明高连军有案底。

我们可以想象,当飞机飞临机场上空,与接机者的距离已经十分接近时,无论是乘客还是接机者,都不希望飞机掉头而去,飞机还要再次飞来,接机者也要重来接机。

为讨说法,高国玉、陈青夫妇在当地申诉数十次后,又多次去北京上访。陈青一度被劳教两年。

任何乘客与接客都会有这种避免周折的心理。如果是普通乘客,只能把这种愿望埋藏在心里。但要是遇到飞机上有要员,或者有要员来接机,那情况可能就不同了,因为“要员”的愿望就是命令,是需要千方百计去满足的。

2009年,当地公安以补偿30万元换取高家放弃对民警及警方追责。离谱的是,这份协议还在当地被公证。

www.4066.com,因此在可降可不降的选择中,机长或许就会偏于降落以免给领导造麻烦。如果领导有希望降落的明显暗示或明确指示,那么按照中国的惯例和规矩,留给机长的其他选择就不多了。

目前,陈青已聘请律师要求撤销公证书,并要求追究民警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

操作规程本来是任何操作者必须遵守的铁律,是至高无上的命令。尤其是操控危险度极高的飞行器,规章制度更不应受到任何人的干扰。但在中国,“要员”往往会自视为或者被视为任何领域的权威,官大一级压死人,同样也可以“压死”操作规程。

青年路边被射杀 警方称系“在逃犯”

平时我们就时常见到,领导的话往往具有“翻天覆地”的作用:他们的一句话,就能改变众人的决策,就能推翻长久的计划。在飞机上,更是常见“要员”把行李放在不该放的地方,做不该做的事情。当空乘阻止乘客的违规行为时,耍横动气的也不乏官员。

当地报纸称“击毙逃犯”,但至今无证据,当月报纸存档也已尽失

伊春空难造成44人死亡、52人受伤,是一次巨大的灾难性事故。齐全军作为机长,应该把乘客的安全视为最高指令,不应轻易受人左右。因此无论有没有受到“要员”的干扰,出现如此重大事故,他都难辞其咎。

在驻马店市驿城区刘阁乡高庄,高连军只留下了一个土坟包。“未婚先夭,不能被埋入祖坟。”69岁的陈青说。

不管辩护律师的说法在这一事故中是否成立,我们都不能排除出现这种行为的可能性,都应把它看作一个强烈的警示:在任何要员面前,都应该坚守规章制度;要员再怎么显要,也不能凭长官意志阻挠规章制度的遵守,否则将害人害己。

根据公安出具的这份协议书显示,1995年5月23日下午,时任刘阁乡派出所所长的王春章、民警李新胜等开警车巡逻,李新胜发现高连军后就对王春章说:“那不是我们要抓的那个人吗?”说完便下车。高连军则丢下打麦工具往母亲陈青那跑。王春章也随即下车,二人喝止并鸣枪警告,随后开枪射击,高连军被击中倒地死亡。

当然,假如辩护律师的说法为真,那么站在被告席上的,就不应只有机长齐全军一个。(羊城晚报
何龙)

对于为何开枪射杀,民警李新胜称,高连军小偷小摸、拦路抢劫,负案在逃,“公安局有卷宗为证”。陈青则称儿子没案底,“他们随意给定了个负案在逃的罪名,企图掩盖故意杀人的罪行”。

推荐阅读:

她说,当时有村民偷自行车被高连军发现报警,解除劳教后举报高连军偷盗。但仅有举报,至今没查出儿子有何案底。对于高连军为何要跑,原高庄村支书高明亮分析:“他当时已定亲,害怕丢面子失去婚事,所以才跑。”

但要是遇到飞机上有要员,白发苍苍的陈青在公证处申请撤销公证。伊春“8·24”飞行事故案昨开庭 飞行员遭入刑

陈青还回忆:“高连军死后一周,驻马店市《驿城晚报》曾发稿称高连军‘负案在逃’,拘捕被击毙。”《驿城晚报》已更名为《天中晚报》。记者到驻马店市档案馆查阅报纸存档,发现当月的报纸存档都没有了。

伊春空难机长律师陈述:违规操作系机上有要客

目击称开了约10枪 检方称没找到弹壳

当地检方撤案,家属质疑民警射杀行为系违规,并指称民警有饮酒

事件发生后,陈青夫妇写了一封控告状,要求“追究王、李二被告人故意杀人罪的刑事责任”。

协议书显示:“驿城区人民检察院查处,当时现场目击者均证明所长王春章、民警李新胜开枪射击。但由于现场未能提取弹头弹壳,无法认定是谁将高连军打死。1998年12月28日,驿城区检察院作出撤案决定。”

陈青夫妇提出申诉,2001年10月,驿城区检察院则出具了不诉的决定。

枪击事件目击者、原高庄村支书高明亮回忆:“王春章先开枪,李新胜后开枪,打了约10枪。”陈青说:“开枪距离只有七八米远,我当时闻到王春章、李新胜的身上有酒气。”李新胜则称“自己没喝酒”。

公安部《人民警察使用武器和警械的规定》对公务开枪规定的5种情况是:逮捕、拘留、押解人犯,遇到暴力抗拒、抢夺武器、行凶或脱逃等;犯罪分子以暴力破坏社会秩序,危及人民生命安全;警察保卫对象、目标受暴力侵袭或有受侵袭的紧迫危险;劫狱或在押人犯越狱、行凶、暴动、抢夺武器;警察的生命安全遭暴力威胁。

陈青质疑警察违规开枪。李新胜则回应称:“高连军当时拿着钢叉插我。”

公安局补偿13万 其中财政支付4万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